公司法

【《民法典》学习笔记】合同编里的那些电商条


作者:杨艳秋,四川高扬律师事务所律师,高级合伙人,睿合民商律师团队

应时代变化,《民法典》在合同编新增了不少有关电子商务、电子合同的规定,有的规定虽已经存在于《电子商务法》中,但合同编进一步地给与了完善和丰富。我们今天专门把这些新增和完善的条款整理出来,与大家一同学习。

01

视为书面形式的“数据电文”

《民法典》合同编第469条第3款新增了一条“视为书面形式”的规定。我们先看看该款与《合同法》规定的区别。

二者最大的区别在于:

一、《合同法》将数据电文直接定性为书面形式,而《民法典》合同编对数据电文的定性是“视为书面形式”,由于数据电文的判断标准与传统书面形式存在较大区别,因此后者的定性更为精准。

二、合同编将《电子签名法》中有关数据电文的规定融合进来,进一步明确了可以视为书面形式的数据电文所具备的特点——能够有形表现所载内容,并可以随时调取查用。这对于判断是否符合书面形式的要件,合同是否成立等有了更加明确的标准。

02

互联网交易成立条件

《民法典》第四百九十一条第二款关于互联网交易成立条件的规定,是原先合同法所没有的,其基础是《电子商务法》第四十九条。我们先看看二者的区别。

通过比较,我们可以看到,对于互联网交易合同成立的排除性条件,二者是有明显区别的。

第一,《民法典》合同编规定只要合同一方发布的商品或者服务信息符合要约条件,另一方选择并提交订单成功,此时即为合同成立的时间。但是,允许当事人“另有约定”,也就是说,如果当事人对合同成立的时间另有约定的,合同可以不按前述规定的时间成立。从法律规定上看,《民法典》合同编并未将格式条款排除在“另有约定”外,那么也就可以理解为,格式条款是可以对合同成立时间“另有约定”的,当然该格式条款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我们在下一条阐述),否则可能对相对方不具有约束力。

第二,反观《电子商务法》,则直接排除了以格式条款约定合同成立条件的合法性,这是与《民法典》合同编最大的区别。

之所以法律要对互联网交易的成立时间作出明确的规定,主要源于之前互联网交易中的“霸王条款”。比如有的商家在平台协议中规定,其在网站上展示的商品和报价并不是要约,而是要约邀请,买家下单的行为才是要约行为,需要等待商家进行确认承诺,合同方可成立。然而,买家一般都没有注意到平台协议中的这条规定,甚至都没有读过平台协议,被商家以优惠的价格吸引下单,尔后又被商家以合同未成立为由取消订单,并且因为合同未成立,商家不需要承担违约责任。显然,这对于消费者来说是十分不公平,且有失诚信的一种行为。为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维护市场秩序,立法者对此进行明确规范是必要的。但《民法典》同时也考虑到了合同意思自治的原则,并没有完全排除格式条款和以其他方式明确约定合同成立条件的合法性,这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 2018-2021 欧鹏法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