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

【案例】“消费维权”式敲诈勒索案,获不起诉

作者:朋礼松 杭州刑事律师 转载需注明作者和出处

敲诈勒索、恶势力犯罪集团、涉案金额20余万,这些关键词掺杂的案件,换来最后的酌定不起诉,想来是一个难能可贵的结果。但作为该案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律师,从一个经历者的角度来说,内心仍觉得这是一个被“妥协”的结果。

一、办案过程

该起案件系本人于审查起诉阶段介入,在介入之前,当事人Z某已被逮捕。律师介入案件后,先是第一时间联系检察院,安排了阅卷事宜。在拿到案卷之后,经过初步阅卷,对案件的指控事实形成基本认知后,便前往看守所会见当事人Z某。

说实话,从接案至今已一年有余,第一次会见Z某的印象已经有些模糊,但仍记得当事人对我的到来是略带疑问的。我简单问询过后得知,原来此前已有两位律师先后介入该案,但也都只是单个阶段。审查起诉阶段,我是第一个律师,我也在忧虑,我会不会成为审查起诉阶段的“前律师”?

在与Z某的会见过程中,我着重询问了其涉案经过及所参与的行为,其中关于涉案经过部分,特别是围绕其进入这个消费维权“组织”的时间、动因、与其他成员的紧密程度等方面进行了了解。关于参与的行为部分,着重询问了其对购物选样、补货、鉴定、索赔等事项,具体介入程度,以及对这一全流程的了解程度。询问后发现,Z某所述与在案供述等证据之间,除参与次数存在前后不一外,其他方面并无实质性的差异。这也让我对案件后续的辩护着力点,有了基础性的认知和方向。

会见过程中,我问Z某,“你对这个案件什么看法?你觉得自己有罪么?”Z某也不回避我,径直说道:我呢,确实帮人家去代买了衣服,也拿到了相应的补贴,但是对于他们怎么维权,他们也没带我去,我也没问过,也没人和我说过,我是不知道的。难道,代买衣服也有罪么??

针对其回答,我也简单回应到:代买衣服本身没有错,即使你知道对方是要拿代买的衣服去进行消费维权也并无问题,而问题的核心症结就在于消费维权的方式方法是否超出了一般维权的界限,且是否存在借此谋取非法利益的目的。如果既不参与,也不知晓后续的维权细节,在案证据也无法“推定”你对后续维权细节存在主观明知,那我觉得案件还是有“转机”的。

此后,我还两次会见Z某,除了代为转达亲友的问候外,主要还是跟其核对后续强化阅卷的细节。然而在此期间,Z某向我透露,已有检察官来提审,向其了解了涉案情况。随后,我便再次和检察官取得联系,跟其沟通案件情况,得知检察院即将对其变更强制措施。我深感有些突然,因为此前和其沟通案件之时,其只表示尚未全盘阅卷,待后续再说。这一次的取保候审,原来是检察机关要将该案分案处理,这个理由很“不常见”。

© 2018-2021 欧鹏法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