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

网络赌博犯罪辩点归纳之 数额罪轻之辩

第二部分 数额罪轻之辩
网络涉赌案件中,因参赌便捷、资金进出频繁,在实际投入赌资较小的情况下,账面却显示高额流水,司法机关机械适用“赌资数额可以按照在网络上投注或者赢取的点数乘以每一点实际代表的金额认定”抽头渔利与赌资数额往往与实际不符,另涉案账户可能存在合法资金流转等情形,故降低涉案数额是罪轻辩护的关键辩点之一。

辩点一:案涉平台除赌博业务外还存在其他合法业务,在无法区分涉赌资金和合法业务资金时,应以有利于被告人原则认定赌资和违法所得。

参考判例:(2019)浙03刑终1882号

裁判要旨:

关于涉案的赌资数额。同案犯供述,社区玩家充值的金额起码有三分之二以上是用于车行争霸赌博的。证人的证言均证明,游戏币被用于车行争霸赌博或给主播打赏,主要靠直播招揽赌客赌博,单纯看直播并打赏的人不多。从以上证据可见,同案犯关于网站主要经营车行争霸赌博业务,充值金额多数用于赌博的供述和证言能够相互印证,与相关涉赌网站实际运营情形相符,可予采信。一审认定会员充值额达720万元以上,赌资额达360万元以上,符合以上证据证实的事实,已有利于被告人就低认定,予以确认。员工工作内容包括合法和非法项目,一审将其全部收入均认定为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不当;出庭检察员认为相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一审认定12人工作期间获得的全部收入为违法所得与事实不符,判决不当。因此,前述12名员收入大部分系违法收入,鉴于目前具体占比尚无法查清,根据有利于被告人原则就低以50%认定。

辩点二:以累计下注数额认定赌资不当,量刑时应予考虑减让。

参考判例:(2019)闽04刑终250号、(2020)浙0103刑初31号

裁判要旨:

原判以上述赌资输赢结算数额认定为赌资不妥,本院二审予以纠正,并结合其他相关量刑情节对尤长胜等人的量刑予以调整。

基于网络赌博中赌资数额受证据特定的限制,只能显示一段时间内每一次投注额的简单相加,难以证明实际投入的赌资数额。根据相关司法解释,通过计算机网络实施赌博犯罪的,赌资数额可以按照在计算机网络上投注或者赢取的点数乘以每一点实际代表的金额认定,故参赌数额可以计算在赌资数额内。考虑到网络赌博中接受投注金额与实际投入赌资存在的差距,在量刑时酌情考虑。

辩点三:应以涉案账户进出帐差额认定实际违法所得

参考判例:(2019)川0129刑初348号

裁判要旨:鉴于本案微信账户收入中存在重复入账、循环入账等情况,应以用于非法交易的银行卡累计提现金额作为总收入金额,减去总支出金额认定违法所得。

© 2018-2021 欧鹏法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