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纠纷

医疗纠纷:因接生过程中存在违规医疗操作,导

【摘要】刘某入x医院待产。顺产分娩一女婴,出生时无心率、呼吸、哭声、肌张力、皮肤苍白,抢救无效死亡。2019年4月8日法院经审理认为,刘某之女头部受钝性外力作用致蛛网膜下腔出血和各级支气管内异物吸入并窒息等联合作用相互促进死亡。刘某之女死亡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结合病患的个体差异、医疗风险及院方诊疗行为的过错参与度,法院确认被告承担80%责任,赔偿555891.20元。

【关键词】医疗纠纷,医疗事故,胎心监护,新生儿,重度窒息

一.基本案情

2018年7月1日14时50分,刘某因孕40+2WG1P0-头位入x医院待产。15时50分,x医院向刘某书面告知“孕40+2WG1P0-头位待产”和“脐绕颈一周”诊断情况,刘某选择自然分娩。16时30分,x医院向刘某书面告知分娩可能存在的风险,刘某签署《产科知情同意书》。

16时40分,x医院向刘某对于刘某胎儿检测情况和分娩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沟通。7月2日08时22分顺产分娩一女婴,出生时无心率、呼吸、哭声、肌张力、皮肤苍白,抢救无效于09:22宣布死亡。刘某于2018年7月7日出院。

二.医方观点

被告作为医疗机构在为产妇刘某提供医疗服务的过程中经相关的诊断检查,已对产妇生产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了详细的告知,与产妇及家属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当中通过检查胎儿存在脐带绕颈一周的情况及患者选择顺产可能产生的风险也进行了专门的告知和沟通。

本案中新生儿接生过程中因胎儿存在脐带绕颈一周的原因导致难产,加之医务人员在接生过程中存在操作不当的原因,最终导致了新生儿死亡的医疗事故,被告认为本案医疗事故的后果与产妇及其家属明知相关风险的情况下选择顺产的分娩方式存在密切的关联。

原告的主张与客观事实不符,新生儿蛛网膜下腔出血的原因并非系医务人员暴力按压其头部所致,而是系胎儿分娩过程中因受产妇产道的挤压,钝性外力作用是胎儿在产道受到的挤压所致。被告请求人民法院以《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为依据准确评判认定被告的责任。

二.患方观点

原告刘某因怀孕39周到被告x医院住院待产。凌晨3:08被送进产房,到了7:40家属见到刘院长询问情况,刘院长仍然告诉原告家属“不存在问题”。上午8:00左右,家属再次询问情况,被告知“大人很好”,当问及小孩情况时,医务人员不予回答。上午9:30左右原告得知小孩抢救无效死亡,期间没有任何医务人员告知刘某在生产过程中出现的任何情况。

一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夺走,原告刘某带着无尽的伤痛于2018年7月7日出院回家休息。小孩不幸死亡后,两原告忍痛要求对小孩死亡原因进行鉴定,根据尸检结果,原告认为,新生婴儿死亡是受到院方的医务人员粗暴按压头部,并吸入大量异物所致。

© 2018-2021 欧鹏法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