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纠纷

医疗纠纷:一例因药物过敏患者死亡,导致医院

【摘要】患者詹某因发热、咽痛到被告x医院就诊,入院诊断为发热查因,喉头水肿?。治疗当天詹某突然出现呼吸困难、抢救无效死亡。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医院未行鉴别诊断,未考虑患者存在药物过敏致喉头水肿的可能性,未能及时停用相关药物。未能严密观察患者病情变化,在患者出现喉阻塞三度、四度时,未及时行气管切开或环甲膜穿刺,存在过错。应承担85%的赔偿责任,赔偿923796.2元。

【关键词】医疗纠纷,药物过敏,气管切开,喉头水肿,鉴别诊断

一.基本案情

患者詹某于2015年11月27日因“发热、咽痛、右颜面肿痛、声沙1天”到被告x医院就诊,于同日被收入院,入院诊断为:①发热查因:急性扁桃体周围炎、右面部丹毒、脓毒血症?②喉头水肿?入院后使用抗感染、地塞米松激素冲击、雾化表面激素及庆大霉素、面罩吸氧、退热、补液、能量支持等对症、支持治疗。

同日12:45詹某突然出现呼吸困难、烦躁、口唇、肢端发绀、呼之不应、吸气性呼吸困难、心电监护示心率120次/分,血氧饱和度下降65%,血压115/55mmHg,双肺呼吸音微弱等症状和体征,被告x医院对詹某抢救至当日17:50宣布其临床死亡。当日,被告和原告均在场的情况下,对有关病历和药品进行了封存,并由原告被告盖章签名确认。

二.医方观点

本案事发突然,但被告已及时实施了符合诊疗规范的诊疗行为,因此不存在过错。原告控诉掺杂着太多的主观臆断,缺乏事实、科学和法律依据。考虑到原告因难以预料的意外而痛失亲人,故情绪激动所致误解在所难免,可理解并值得同情。

但责任的承担以义务的违反为先决条件,被告已尽到了与当时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故不应承担医疗损害赔偿责任。本案案由为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按照《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适用过错责任的归责原则,因此原告应对其诉状中的一系列指控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而本案涉及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过错诊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等医疗技术问题,同时原告因缺乏必要的临床医学知识,加上痛失亲人、情绪激动而产生太多的主观臆断,故不能承担起必要的举证责任。因此,原告需要申请医疗损害鉴定以提供必要的证据,不然就要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三.患方观点

被告在对患者的诊疗过程中,没有尽到医者应尽的与当时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存在严重违反诊疗规范、未严格遵守查对制度,为患者注射青霉素或舒普深前未进行皮试,鉴于药品封存箱中有一袋滴完的药物舒普深,而病历没有对应的用药记录,故被告处护士打错针,为詹某注射的第1瓶药品,即病情发生急剧变化时正在注射的药品是舒普深的可能性大。

© 2018-2021 欧鹏法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