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

疫情期间,房屋租金是否应当减免?以非典时期

最近一段时间,对于房东是否应当减免疫情期间的租金问题,社会各界众说纷纭。有人认为疫情是不可抗力,租金必须减免;也有人认为疫情虽是不可抗力,但不是减免租金的法定理由;还有人认为,减免是情分,不减免是本分,不能进行道德绑架。

其实,对于房东是否应当减免租金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参考2003年“非典”期间人民法对相关案件的裁判思路。

一、不支持减免租金的案例

案例一:惠州市国航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等与广西航空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上诉案

法院观点:“非典”这一突发事件的发生,虽然给酒店业的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但不能必然导致上诉人承租大厦经营酒店目的的落空,上诉人申请停业是其经营策略而非“非典”导致的必然结果。故“非典”对上诉人与广升公司之间租赁合同的履行基础不构成实质影响,不能成为可变更或解除租赁合同的情势变更状况。而即使“非典”对租赁合同的履行构成情势变更,上诉人有权要求的是对合同作合理的变更,以体现公平原则。经双方协商,广升公司已经减收上诉人因“非典”停业三个月期间的一半租金并免除派驻人员的全部工资,已合理分担了“非典”事件对上诉人经营带来的不利影响,体现了公平的原则。相反,如果免除上诉人“非典”三个月期间全部租金,其实质是让广升公司承担“非典”所致的全部不利后果,反而有失公平。故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应当免除“非典”三个月期间全部租金的上诉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案号:(2007)桂民四终字第1号

案例二:辽源市巨源工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姜玉阁、辽源市升华宾馆企业租赁经营合同纠纷一案

法院观点:2003年因“非典”期间造成升华宾馆停业4个月的经济损失,因该损失是姜玉阁经营升华宾馆期间遭遇的不可抗力,属于正常的经营风险,该经营风险不应由巨源公司承担,故一审判决中关于支持姜玉阁主张减免“非典”期间相应承包费18.2667万元的判决内容错误,应予纠正。——案号:(2017)吉04民终441号

二、支持减免租金的案例

案例一:上海拍谱娱乐有限公司与上海新黄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

法院观点:基于我国在2003年春夏季节发生“非典”疫情一事众所周知,而且当时娱乐行业响应政府部门防治“非典”的要求而停业也是公知的事实,因此,根据公平原则,上诉人提出其停业3个月的租金应免除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故上诉人所欠租金中应扣除3个月的租金。——案号:(2004)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354号

案例二:河南省洛阳市公路运输管理处与洛阳市新华房地产开发公司承包经营合同纠纷上诉案

© 2018-2021 欧鹏法律网 版权所有